• 2015-12-06说?

    “你不说别人如何懂?”

    “说了就真的会懂吗?”
       
     
     
  • 记得那天下午,大约三点,在一家湖南米粉店前,强烈的怀乡情愫及饥饿打败了我减肥的念头。正等着红烧牛腩米粉的时候,走进来一个小姑娘,在我正前方背对我坐下,卸下肩上鼓鼓的帆布书包。正在客人位子上跟人聊着天的老板,热情的拿来菜单。小姑娘第一句便问

    “老板,吃饭有发票的吧?”
    与大多数小店一样,老板尴尬的一笑“嘿,发票,暂时还没有,不好意思啊。”

     

    一丝迟疑之后,她点了份酸菜肉丝米粉。我偷偷瞄了下桌上的菜单,价格店里倒数第一,个位数。再抬头打量小姑娘背影,牛仔裤浅色格子衬衫,扎了个干净的马尾,一身学校休闲装的标配。我琢磨着,这大概是个初来乍到的毕业生吧?来上海出差吗?由于还保留着学生的善良与羞涩,所以即便误入一家无法获取消费发票的店也无法拎包而出,只能自掏腰包点上一份最便宜的餐点饱肚,用自己的方式表示对老板的尊重。我猜。

     

    老板笑呵呵的去厨房喊单,随后又坐回去继续聊天。我环视了一下这个店,座位不多,除了我和小姑娘外,店里还有一桌对坐的男子。大白天的桌上摆着两瓶啤酒,似乎在谈论恼人的事业。看到这些,突然我内心涌入了一股暖流,在这庸扰的城市,有这样一间小店,容纳着每位客人的情绪。

     

    情绪,来源于故事。

     

    记得以前零散的看过《深夜食堂》,对我来说这是一部很细腻的剧。闹市区旁边的小弄堂里,存在着这样一家小店,菜单只有几道定食可选,满座也只能容纳不到十人。这是一家看似再普通不过的店,可它偏偏只在每天凌晨营业,老板大多时间也并不按照菜单上菜。深夜的客人固然总带来各种各样的故事,而我却时常会不经意的被老板脸上的刀疤吸引。

     

    他是谁?
    他曾经是谁?

     

    我总相信,在每个城市,总有那么些店,老板已大腹便便,夏天穿着背心裤衩,摇着蒲扇坐在店门口。而这些人,曾经都是混迹街头的浪子,有着固执冲动的眼神,美丽危险的情人,血雨腥风的传说。经历了世事后,化身武林中的扫地僧,在这繁闹的世界里,按兵不动,淡看行人来往匆匆。所以,刀疤老板的动作越是从容,话语越是简洁,就一定存在着越大的反差历史。

     

    这样的背景设定令人着迷。

     

    由于外出见客不能按时吃饭,经常会于那些乱七八糟非饭点时间,在街头寻觅能饱食的小店,点上一份便宜的套餐盖饭。对我来说,这些时刻同店的客人以及餐馆老板,都有着比朝九晚五办公族更多的故事。

     

    他有他的言不由衷,她有她的身不由己。

     

    小姑娘迅速的解决掉食物,麻利的拎起背包,一语不发的走出了小店;
    老板扫了眼客走的桌面,并未急于收拾;
    两名男子依旧在掏心掏肺的低声嘟囔。

    所有人的故事就在刚才与我交集,却又朝各自的方向继续前行。

       
      La vie
     
  • 你必须很努力,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。

    送给懒懒的我。
       
      La vie
     
  • 真是纠结!
       
      La vie
     
  • 2014-11-08十月三亚 - [La vie]

    十月的三亚,像一场冥凡两界交汇的边卡。

    为什么我的内心那么的沉重,以至于曝晒的阳光也没能战胜,眼里看什么都卷着一层灰灰的,带有颗粒感的薄纱。

       
      La vie
     
  • 2014-10-21剝落舊習慣 - [La vie]

    孤獨的時候,容易讓人成長。
    孤獨的時候,容易讓思維清晰。
    孤獨的時候,容易助長理性細胞。

    珍惜抓得到的每一秒,越簡單的事情越容易出錯。
    慌亂、不甘、無由。

    有沒有覺得,如夢初醒。
    所有慣用的咒語、召喚、技能徹底失靈。
    慌亂、不甘、無由

     

     

    答案,在過去。

       
      La vie
     
  • 晚上洗完澡,在safari里面点各种常用页面,翻来覆去的寻找着自己。

    搜寻了半天,得出一条结论。

    [要想找回自己的一万条道路,出发点都是“瘦身”!]

       
      La vie
     
  • 2014-08-2420140824早餐 - [歪厨房]

    今日早餐。鸡蛋香煎馒头+白粥+配菜若干。

        
  • 2014-08-14侠客 - [R]

    你以为你是一位侠客,可混迹江湖的,终究是性情中人。

       
      R
     
  • 翻开草稿,好几篇写了一半又停滞不前。这些没有说完的心情已经逐渐被遗忘。或者,这些没有冒出土的苗,默默腐烂在土里。

    又有何人知,又与何人说?

    心,不是用来承载腐烂的。
    如果要我费心掩埋,不如拔出来一把扔掉。
       
      R